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头晕的博客

高难度的爱情,是月色、诗歌、三十六万五千朵玫瑰,加上永恒;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幕降临(原创)  

2009-05-14 14:40:08|  分类: 历史巩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夜幕降临(原创) - 我头晕 - 我头晕的博客

夜幕降临(原创) - 我头晕 - 我头晕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

夜幕降临(原创) - 我头晕 - 我头晕的博客

 独坐在将黑未暗的暮色里,将一天的劳累舒缓。看天空飞过的鸽群,是否也是在回家的路上。听着音乐看黑暗来临,此起彼伏的楼群像跳动的节律,身体之外,乐符飞扬。一时竟忘了身在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洛河岸边,在曹植的赋文里,与他对话。也许上天不会随人心愿,有那么多的离愁别绪,情深意浓。就连一代轿子也深情满肠,只有寄于洛河的美景抒发一下心中的情思,亦悲亦切,文采绝华。其实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,本不是仙,怎能超于洒脱之外。是肉身,就有血有肉有快乐有痛苦,但决不是沉沦的哀号,无休止的狂乐。寄予心而忘却该忘却的,以至于快乐生。寄予心而思念着思念,以至于痛苦生。唉,人是多么复杂的呀,在懵懂中惊醒,在惊醒中沉思,无法释怀,又想超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的山已模糊,陇海铁路上的列车呼啸而过,现代的节奏已使人疲惫不堪,即使在夜里,总有不眠人与星月相伴。想这河水悠悠,群山耸立,一生一世,不离不弃,晚上听河水的鸣奏,白天看山的雄姿,美景天成,相映成画。如不是山有意,水有情,岂能相依相伴更古而居?如无意,如无情,焉要相望而老死?曹植和宓妃莫不会幻化成山水了?列车的一节节灯光已远去,天大地大,不知沉思者几何人与我同慨!悲喜之悟,愿随列车灯光远去,黑暗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河岸的风光经政府打造后,美丽有加,亭台飞榭,曲水流波,白天的风景怡人,早已熟识。将暮的黄昏的时光还是别样情味,轻风袭来,柳杨依依。起身漫步于岸边,初升的月亮已挂于天际,中国人的月亮在国人的心中之重,已有几千年的韵味。望月低头,倘若古人犹在,这洛河的文明是不是历历在目,我是否就置身于外?是否在看一处处精彩的历史剧在现?“人不会走进同一条河流”,不错的,时光更迭,今天的人是不是又会被将来的人所挂念,然而,是谁会被挂念,是谁又会被忘记?可是,是否那风景依旧,真的已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暮的黄昏,我只有在黄昏的黑暗里睁大双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